貓仔試玩

風控,是不是金融生態之命?| 保險科技生態建設(十八)

由金融公司主導的金融類生態,風控關乎生死,永遠都是第一位的。然而,非金融類生態,如果金融公司依然按照金融風控的經驗投資建設,那同樣也是致命的。當然,這一講不是講保險公司的風險。


由金融公司主導的金融類生態,風控關乎生死,永遠都是第一位的。然而,非金融類生態,如果金融公司依然按照金融風控的經驗投資建設,那同樣也是致命的。當然,這一講不是講保險公司的風險。

風控,是不是金融生態之命?| 保險科技生態建設(十八)

以下是數字化轉型的分享線路圖,您現在所在的位置為序號?的分享:生態圈建設。

風控,是不是金融生態之命?| 保險科技生態建設(十八)

以下是正文:

這一篇討論一個關乎金融之命的話題:風控。對金融業和金融業主導的綜合金融生態,風控關乎生死,永遠都是第一位的。但如果是金融業主導的非金融互聯網生態,風控對生態的建設肯定不及創新、技術的重要性。所以,關乎生態之命一說,要區分生態類型,由金融公司主導的金融類生態,風控關乎生死,永遠都是第一位的。

前面文章說過,互聯網生態建設都是顛覆式創新開始,漸進式創新驅動,技術為基不斷自我顛覆進而成長的商業模式。這和金融講究風控的“從嚴”、“層層把控”恰恰相反。

如果企業通過互聯網生態建設的六個切入方向 | 保險科技生態建設(五)介紹的工具,選擇了綜合金融生態,風控就是生態之命;如果企業選擇了大健康、農業、車聯網、IoT、科技賦能等五個方向,就要平衡好風控和生態模式之間的度,防止用做金融IT系統的整套思維,建設非金融類互聯網生態,否則,可謂致命

這一節分享的內容主要包括:風控是金融生態之命;金融公司風控經驗,是非金融生態最大的阻礙;為什么不看好保險公司組織內部建設非金融生態。

01?風控,金融生態之命

隨著用戶需求遷移、渠道變革、監管趨嚴、業務復雜程度增加和技術升級,特別是技術對社會信用體系的重構,保險業風險管理邁入新時代。緩慢的經濟增長和利潤率持續下降,要求金融機構放棄過去粗放式增長,換擋到提升效率成為企業經營核心的運營模式,高增長高利率可以緩沖高風險的時代一去不復返,轉而進入緩慢增長低利率的時代,這就要求企業具備極強的風控能力。

從這個角度,無論是金融產品,還是互聯網金融生態,對所有產品、服務提供方和生態參與方的風控能力要求都極高。

可以預見的是,風險管理的未來發展與目前行業所熟知的風險管理能力是大相徑庭的。金融服務的風控,是一項體系化的工程,傳統咨詢公司在企業風控體系搭建中,一般會指導企業從戰略加強、重新思考三道防線、降本增效、打造風控文化、強化風險管理素質和戰略性管理資本和流動性等等。

風控,是不是金融生態之命?| 保險科技生態建設(十八)

圖:德勤金融機構準備應對風險應考慮六大舉措

從互聯網金融生態建設的角度而言,最為重要的有三,分別是:

  • 內化風控,即依托技術實現風險管理流程自動化、智能化;
  • 外化風控,即通過互聯網生態網絡協同效應,協同內化風控做好黑天鵝事件的防御;
  • 生態觸點安全化,即通過同時加強系統的安全性和視覺、觸覺的安全性來提高用戶對安全性的認可。

1. 內化風控

內化風控是指在生態內部消化風險的一系列風控舉措。內化風控主要是依托風控體系和技術手段,實現風險管理流程自動化智能化。前者要搭建一整套風控體系,后者要在整個風險管理生命周期中,實現流程的自動化、智能化。

(1)風控體系的搭建

綜合性金融風控是一套完整的風控體系,僅從生態的C端準入講,至少要從欺詐風險、政策限制、信用風險三方面搭建風控體系。

風控,是不是金融生態之命?| 保險科技生態建設(十八)

圖:C端風控體系的整體框架

(2)風險流程自動化智能化

利用人工智能和機器人實現流程自動化,一方面可以減少人工作業,使常規流程更規范,從而控制行為風險。除此之外,NLP和知識圖譜、數據智能等技術的發展,可以分析內部員工通信記錄從而識別不當行為的同時,也可以通過生態內外部用戶行為數據識別潛在風險。

因此,引入人工智能等技術,進行組織內部的行為風險管理和生態內外部的行為、關聯關系風險管理,有助于提高內部員工行為管理的同時,也有助與XX,從而實現更好的客戶成果和監管效果。

風控,是不是金融生態之命?| 保險科技生態建設(十八)

圖:整個風險管理生命周期中可實現自動化智能化的環節

根據上圖,做為綜合金融生態,可以先行流程自動化智能化的包括:風險識別、信用評級/評分、產品定價、產品損益歸因分析、風險限額設定和復核、供應商風險管理、交易對手/產品/頭寸風險暴露、風險限額管理、抵押質押品管理、自動風險監控、合規測試、貸款審核、模型驗證文檔化、風險報告、模型治理和報告等15項。

對應到保險服務或保險生態,包括反洗錢——反恐融資、新風險、IT與網絡、核保、資產負債管理、市場行為、數據分析、數據保護、市場風險和信用風險、核賠等等10個方面實現智能化風控。

2. 外化風控

外化風控是指在生態外部化解風險的一系列風控舉措,外化風控主要是通過互聯網生態網絡效應協同風控內化做好黑天鵝事件的防御。例如:滴滴安全事件帶來的口碑滑坡式下跌,就是典型的內外部協同風險化解與控制過程中出現的極端情況,在出行生態猶如是,在金融行業甚至可能發生大規模擠兌事件。因此外化風控更講究生態性,即好生態、好服務、好口碑和共治基因。

(1)好生態

真正的生態首先是具備網絡協同效應,讓足夠規模的個人和中小企業參與進來,并且形成了完整、健康的治理體系。

(2)好服務

從產品觀、銷售觀轉向服務觀、全生命周期的運營觀是企業建設生態時必須形成的觀念。因此,打造全生態上下基于用戶全生命周期的終身服務文化,是通過服務內部化解外部風險的關鍵舉措。

(3)好口碑

通過服務形成口碑,通過口碑聚集粉絲,通過粉絲培養死忠粉,而這些死忠粉就是壞的黑天鵝事件爆發后,堅定不移支持企業或生態度過為難的關鍵力量。10000個粉絲的價值不及100個死忠粉的價值,也是這個原因。

(4)共治基因

共治基因屬于社區基因的一個分支,也屬于生態治理的一部分。社區基因是衡量一個生態是否具體網絡效應雛形、參與者共同治理維護生態健康的意愿和為生態貢獻優質內容等等的關鍵指標。

3. 生態觸點“安全化”

生態觸點是指互聯網生態所有和用戶發生接觸的地方,包括可見的平臺App、第三方渠道、IoT設備、自媒體文章中的各類引用等等,也包括不可見的口碑、意識與潛意識中形成的固有認知等等,所有這些統稱為生態的觸點。

從平臺App角度來講,金融類App或網站,對用戶而言,一定要同時具備系統的安全性和視覺、觸覺的安全性,從而提高用戶對安全性的認可。也就是說真正的物理性安全和視覺、觸覺、意識形態上的看起來安全、感覺安全,同樣重要。

02 風控經驗,非金融生態之命

由于經濟增長緩慢和利潤率下降帶來對金融服務風控能力的要求,僅屬于金融服務和定位為以金融為內核的生態,并不是對所有金融公司主導、參與、投資建設的生態都要以金融級風控要求。

相反的,金融級風控能力恰恰是阻礙其它生態快速成長的最大障礙,如果保險公司或金融公司要主導建設核心非金融的生態,例如:零售、大健康、車聯網、技術、農業等等,轉換思維范式提升創新能力就尤為重要。

這正好應了那句話:過往讓你成功的最大經驗,往往會成為阻礙你再一次成功的最大障礙。繞如是,平安在做大健康生態載體平臺平安好醫生的時候,除了金融業務上積累的資本和線下地推資源以外,幾乎拋棄了所有金融業務的輜重,成立新公司,所有的管理層全部來自互聯網企業阿里巴巴。全部規格都按照互聯網公司模式進行,才會有當前最大的互聯網健康生態好醫生。

生態戰略需棄輜重、組團隊,用互聯網服務用戶思維展開。保險企業建設零售、大健康、車聯網、技術、農業等非金融互聯網生態,在初期探索階段可通過內部孵化尋找方向,一旦戰略上展開布局,一定要從組織上做好基礎保障。

03 組織內自建生態,不太現實

首先說觀點:不看好險企組織內部孵化生態和下屬公司承建生態建設,包括成立電商這樣的公司。

前面生態相關十七篇文章,都在論述生態戰略、生態建設是一個極其龐大的系統化工程,除了要認識互聯網生態底層邏輯以外,使用正確的方式尋找生態方向和切入點,還要從技術、信用、平臺、分工、場景、數據、普惠、體驗、創新、效率、流動性等等十多項同時布局,這種大規模的社會化“運動”在傳統的企業組織中,是不可能經歷的。

1. 生態建設企業的連接方式

好的生態,通過網狀組織形態,可以滋養至少一個基礎產業,養育數百萬甚至數千萬人口,但也絕對不是對代理人進行管理、分傭的樹狀組織結構。組織以及組織形成的連接關系,是保障生態建設的內部基礎。

如上圖,左側為以精算為樞紐的保險生產銷售的組織連接形式,右側為生態性組織連接結構。微信生態在著力實現“連接一切”的使命,阿里的零售生態體在努力實現“人、貨、場”的重構和連接,他們所形成的生態參與者之間的連接關系是典型的生態性結構。

風控,是不是金融生態之命?| 保險科技生態建設(十八)

2. 當下組織結構內部建設生態非常艱難

企業發展的動力在哪?

主要來自于內部的欲望和外部約束條件。在各種場合下,出于各種利益的博弈,無論是企業內部的員工欲望,還是外部所有利益相關方的說服力量,內外力相互作用帶給險企一種所謂的“生態幻境”,之所以說幻境就是因為它是假的,是無法成功的。不管咨詢公司還是廠商的出發點如何,但依靠咨詢公司、廠商、IT部門和簡單的采購建成生態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 首先,保險公司組織內部員工生態建設的欲望足,外部條件也非常成熟,這是積極的一面。
  • 同時,咨詢公司、服務提供商、集成廠商并沒有建設生態的動力,做為“賦能”機構,一個項目一筆資金流比任何收入都重要,不太會有企業能從生態系統的角度出發從而參與共建,怎么平衡好參與方和生態戰略之間的關系,是面臨的一大考驗。
  • 第三個,領導者必須認識到,生態戰略從某種意義上是互聯網公司和咨詢公司、甚至整個社會共同“營銷”的結果,企業是否要參與生態建設,一定要有獨立的判斷,對自身資源和生態建設所能提供的內核一定要有清晰的認識。

3. 生態的目的是提升效率,如果有更高效率的商業模式,就可以不建設生態

最后一點是生態建設的目的,生態戰略開始前,一定要明確生態戰略的目的!幾乎所有關于生態討論的話題中,都缺少這個最為關鍵的內容。生態的目的是提升效率,如果有更高效率的商業模式,就可以不建設生態。

總結

  1. 風控是金融生態之命。
  2. 金融公司風控經驗,是非金融生態最大的阻礙。
  3. 很多時候風控無用,事件發生違約或騙保就是百分百,事件未發生風險就是零。

參考:德勤《金融服務風險的未來》

相關閱讀

互聯網生態建設落地五大挑戰 | 保險科技生態建設(七)

支付,造就金融科技生態契機 | 保險科技生態建設(八)

保險科技生態建設(九):信用體系

平臺圖譜及演化之路 | 保險科技生態建設(十)

技術,生態之基 | 保險科技生態建設(十一)

打破利益平衡,形成社會分工 | 保險科技生態建設(十二)

保險科技生態建設(十三):場景分析工具

保險科技生態建設(十四):數字化在生態中的作用

普惠化在生態中的作用 | 保險科技生態建設(十五)

保險科技生態建設(十六) | 用戶體驗

 

作者:李有龍,公眾號:IAB物智鏈

本文由 @李有龍 原創發布。未經許可,禁止轉載

題圖來自Unsplash,基于CC0協議

原創文章,作者:金香檳運營,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sgywsf.live/58103.html

体彩云南时时彩开奖